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C:\website\xinri\index.php on line 14
 NS乳酸菌的故事-广东新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全国免费热线:

17199922900

NS乳酸菌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6/26    浏览:391次    编辑:广东新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访蒙古族博士后金锋

1561541549109666.jpeg 

这仅仅在几年前还无法相信的事实:在我们的身体内外表面像涂料般地布满各种细菌,重量竟达1.52公斤之多。不仅在鼻腔,肺等呼吸器官以及由口腔至肛门的消化器官内,它们还附着在生殖道、内外耳道以及眼部。它们的功能竟然是以防止对人有害的细菌或病毒的进入。如果没有这个细菌保护层,恶性细菌的感染和繁殖可能随时威胁我们的生命安全。

 

在现代文明社会,杀菌、抗菌文化成为生活的主流。从抗菌香皂毛巾牙刷,到抗菌家具涂料,可以看出人们对细菌的恐惧和厌恶。其实对于人类而言,更多人并不了解人类就是在进化过程中,与细菌共生共存中建立了自己的肌体和共生细菌屏障,使得人类得以繁衍成为一个世界上的强势群体。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人类的进化和生存都是依赖于这些微生物,而不是这些微生物依赖于人类。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实施和预测失败将一个新的研究计划推出和展现在全世界科学家面前——人类宏基因组计划。它正在揭示为什么我们身上竟然负载比我们父母给予我们的肌体全部细胞还多10100倍的外来生物。

 

在人体共生微生物研究中,有一位具有与众不同的科学家,这就是本刊此次采访的对象——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健康重点实验室、行为生物学研究室课题主持人金锋。

 

金锋是蒙古族,除了在他的东京大学毕业感言录上提到他的另外一个名字以外,他从来没有刻意强调过自己的民族身份,因此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他那富有诗意的蒙古名字——乌兰涛嘎。

 

1996 年本刊曾经报道过他。由此读者得知,他因获日本政府文部省奖学金而赴日留学,并进入著名的东京大学,师从于世界著名人类学家尾本惠市教授。

 

金锋能够获得文部省高额的奖学金还有一个特别的原因。1985年尾本教授访问中国之际,通过与金锋交谈后,对自己的同事和学生们断言:这个人将来是科学家!

 

之后在尾本教授高度评价和推荐下,金锋于1987年如愿以偿地进入东京大学理学部从事人类遗传学研究。19933月,他以全优成绩获得理学部人类学博士学位。在他的博士研究生毕业论文《台湾先住民的遗传学研究》中,他得出台湾最早山地人群与中国大陆人群血缘关系遗传距离甚近,台湾先住民绝大多数与大陆苗族、瑶族有血脉相承关系的结论。

 

他用遗传学的证据最先提出了台湾原住民9个群体与大陆少数民族和汉族的血缘关系以及源流问题。他的博士研究生成绩和论文的成绩,还让他获得了代表东京大学理学部全体博士在著名的安田讲堂接受校长有马郎人先生授予博士证书的资格。

 

当时,东京大学理学部的事务官表示了祝贺并告诉他:“这个殊荣在长达百年历史的东京大学上是第四次,由校长亲自授予学位证书,而作为留学生来受领学位证书,你是第一次。”

 

授予博士证书的那天,尾本教授意味深长地对金锋说:“你得到的是做科学研究的执照,而很多人得到的相同的东西只不过是高级实验室的许可证而已。”金锋婉拒了老师推荐去山梨大学法医学教室工作的机会,执意回国工作。

 

3天后,他迫不及待地回到祖国母亲身边。不久台湾“中央研究院”吴大猷院长亲自批示最快办理,邀请金锋博士赴台交流台湾原住民研究成果。他出色的研究思维方式和能力,让他一年后再次获得日本学术振兴会的高额奖学金,到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做博士后,从事日本人与中国人血缘关系的研究。

 

以往人类遗传学研究中,金锋的名字在学术界也并不陌生。在意大利举行的世界人类学民族学大会上,金锋博士关于体味与基因歧视的研究获得了大会的好评,他列举的事实和尖刻的批评受到很多国家的学者的赞赏。近年来,他的研究方向却突然转向了人类共生微生物与人类行为的关系,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2003年,震惊世界的大事件是中国的SARS传染病的流行和扩散。研究注意力一直放在基因上的金锋博士以其敏锐的科学感觉将目光定位在微生物上。当他发现世界上有人关注有益微生物与呼吸道传染病之间的关系时,他开始深思人类基因和人类共生微生物的关系。他甚至开始考虑,作为一个科学家,是否应该仅仅把自己的研究定位在发表一些永远不一定再有用的文章上面,能否做出让所有人都能接受和认可的科学研究来?

 

就在SARS肆虐期间,一位朋友偶尔说自己曾经用从日本带回的乳酸菌治愈了呼吸道传染病。为了探究自己的疑惑,金锋博士竟然不顾传染危险,离开北京到广州SARS流行地区去研究猪的重症呼吸道传染病。

 

在对猪群的重症病毒感染研究中,他注意到不仅益生菌能够防治家畜的病毒感染,更重要的是家畜使用了他们开发的微生物之后,会有非常明显的行为变化。在其他同事都兴高采烈地关注养猪的经济效益的时候,金锋博士却在考虑,为什么猪群在有益微生物的环境里会有明显的行为改善?对此,他又对各种动物反复进行了对比研究,确认了他的发现是正确的。在动物实验过程中,金锋始终也在大量服用自己做的乳酸菌,亲身体会微生物在自己身上的效果。2005年关于行为遗传学研讨会上,金锋博士介绍关于猪的行为研究结果时提到这样的结果在人身上也是肯定的时,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教授、诺贝尔奖评委尼尔森教授对他的发现分外赞赏!

 

金锋博士说他并不关心什么奖,他就是想知道自己不知道的和感兴趣的事情,他就是要弄清楚,为什么乳酸菌能够改变哺乳动物的行为。研究越深入,发现的现象和问题也就越多,金锋博士的研究也就越进入到更深的领域。他是人类学研究出身,他的经历和经验让他最想解答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人类与猩猩同是灵长类动物,同是人科,而灵长类动物只有十几种疾病,而它们的近亲人类却有几千种疾病?为什么灵长类动物不会得糖尿病,不会得老年痴呆?不会得癌症?而人类这样的疾病越来越年轻化和多样化?通过猪的行为改变这一事实,金锋博士推论,人类的最大问题也许在于逐渐脱离了与微生物的共生关系而导致各种疾病的发生。

 

2004年,当金锋%

推荐文章
友情链接: